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成都驾考返点乱象:模拟考试费一半进教练口袋_vhikt.jxmzz.com / 内容

成都驾考返点乱象:模拟考试费一半进教练口袋

作者:尹力|时间:2017-05-28 00:21|来源:vhikt.jxmzz.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成都驾考返点乱象:模拟考试费一半进教练口袋

(原标题:320元模拟考试费一半“返”进教练口袋)

成都一考场,教练买卡或接受“返点”都是在教练休息区的里面

一考场模拟卡销售登记表,这种卡只有教练买得到,学员根本买不到

驾考怪象

7月29日,大学毕业生张科在温江某考场完成了科目四考试,但他的科目三却是在龙泉考的。考前一天,教练带他去了龙泉的考场,交钱进行了模拟考试练习后参加了考试,“教练说龙泉那边考场要好些。”

7月底拿到驾照的童微也有类似经历,他的科目二和科目三考试及模拟考试训练,被教练分别带到了彭州和温江的考场进行。“跑长途来回的油费、伙食费都是学员出的。”

在位于温江区的金马考场一窗口前,成都商报记者看到了一张今年6月的考生科目四考试登记单,多名来自温江某驾校的学员,科目一和科目四在金马考场考,而科目二和科目三却分别在都江堰、彭州、崇州、郫县等地考场考。对该驾校学员来说,最近的考场无疑是同辖区的金马考场,为何科目二和科目三要往更远的考场跑?

曾做过驾校教练的黄飞向成都商报记者透露,2015年其做教练时,每到科二和科三考试前,都会带学员到考场进行模拟考试练习,哪个考场给的模拟费返点多,就往哪个考场跑。“就近的考场可能只有几十元,远的考场一百多元,有时候近100元的差距,一车四个人,跑一趟可以多挣几百元。”黄飞说,如果学员有异议,我们一般都会说那家考场车辆和场地更好,或者监考松更易通过。但实际上,各个考场从车辆、场地到监考设备,没有太大区别。

今年4月1日起,学员可以自主约考,自己选择考试场地。不过在一位驾培行业人士看来,学员一般都会听教练的,自主约考的学员少之又少。

几年来,一边是考场返点费不断攀升,一边是学员模拟费的上涨……

“科目二320返140,科目三320返180”,7月28日,一个驾校教练QQ群里,教练们公开讨论着“返点”。这些“返点”,来自考场。教练带学员去考场模拟考试,320元/小时,但少有学员知道,这笔钱,考场可能会返还一半给教练,甚至更多。近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访了成都的5家社会化考场,发现均存在“返点”交易。另据记者从教练QQ群了解到,这种“返点”交易其实在社会化考场中是普遍现象,已持续近4年。为让教练带学员到考场模拟练习,考场“返点费”从最初的20元涨到如今的200元左右,学员模拟费也从每小时200多元涨到300多元。这种高额“返点”的恶性竞争,使学员被教练捆绑,也让考场日渐陷入经营困境。

教练收了学员320元模拟考试费,然后在教练休息室以220元的价格买模拟卡,然后再拿给学员去模拟训练,其中的100元差价,即为考场给教练的“返点”。

在城西一家考场的“返点”窗口,一位工作人员翻阅着一叠资料,上面记录着该考场去年为教练员结算的“返点金”明细,“都七、八月份了,还没有返完,堆了几十万了。”

模拟考试必须填教练信息才能买模拟票

黄飞所说的返点是否真实?对此,成都商报记者暗访了多家考场。

7月28日,城北某考场,学员刘畅交了320元,提供了身份证准备进行模拟考试。但工作人员再三询问他的驾校和教练的名字,必须将教练信息填写后才能够买模拟票。成都商报记者发现,该考场的模拟训练窗口处,有一叠学员、驾校和教练信息的填写单,学员需填写上述信息后才能购买模拟票。一位考场内部人士私下向记者透露,“这些信息考场都将做记录,将缴费的学员录入其教练名下,以便对他们进行返点,教练在领钱时只需报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证号。”

为教练“返点”在一间办公室内进行,成都商报记者进入该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根据记者提供的教练名字在电脑上进行查找,随后要求记者提供身份证,记者称是帮该教练代领,对方称,“不得行,代领必须要有教练的委托书。”

位于城西的一家考场,学员缴费和教练员领“返点”的方式,和上一家考场如出一辙。在该考场的“返点”窗口,一位工作人员翻阅着一叠资料,上面记录着该考场去年为教练员结算的“返点金”明细,“都七、八月份了,还没有返完,堆了几十万了。”

城西某考场模拟考试缴费处,不断有人拿着一张卡到窗口换另一张卡,他们均是准备进行模拟考试的学员。一学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卡是教练帮忙买的,每张320元,我们拿着卡再到缴费处换另一张排号卡。”

那么教练给他们的卡是从哪里购买的?又为何会帮学员购买?答案在一处神秘的“教练休息室”里。

“教练休息室”是该考场内一栋板房,门上醒目提示:内部员工及学员止步。一考场工作人员称,这里考场老总都不能随便进去。成都商报记者以教练名义走进该休息室,里面坐着十来位男子,端茶的大姐说,“坐着的人都是教练,这里是考场为他们打造的休息场所,免费提供茶水。”

在休息室最里面,还有一道小门,门里还设有工作人员在岗的窗口,是专门供教练买模拟卡用的。当天,该窗口贴着一张告示:“即日起在本考场模拟练习一小时,赠送一小时……”工作人员称:“这两天按原价320元卖,买一送一。平时卖220元。”然而,这个活动以及平时只卖220元的模拟卡,只有教练才能从该窗口购买,学员根本买不到。也就是说,教练收了学员320元模拟考试费,在教练休息室以220元的价格买模拟卡,然后再拿给学员去模拟训练,其中的差价,即为考场给教练的“返点”。

次日,成都商报记者找到当天由教练带来模拟考试的学员吴东。他说,他给了教练360元(周六周日模拟费为360元),教练给了他一张卡,然后换了排号卡完成了模拟考试。他称不清楚教练的卡是从哪里买的,更不知道考场有“买一赠一”的促销活动。

在记者暗访的几天后,推出“买一赠一”活动的考场负责人证实,“买一赠一”实质是向教练变相“返点”。该负责人坦言,之前是按学员人数给教练“返点”,后来教练嫌结账周期太长,并有被学员发现的风险,因此今年4月考场在教练休息室开设窗口,制作了一张专供教练员的卡,直接折价卖给教练。之所以注明“内部员工止步”,该考场负责人称,曾有考场员工带亲戚去买了“买一赠一”的卡,结果被教练发现,双方还发生口角,“我们好话说了一箩筐,不敢得罪教练。”

今年5月,有教练向该考场举报考场工作人员将模拟卡卖给学员,考场次日发出情况说明,将该员工开除,教练休息室此后禁止内部员工进入。

在城东某考场,记者以教练名义询问模拟交费处一工作人员,“模拟返点金在哪里领?”对方称在背后的休息室,“下周一(8月8日)才结账。”

“没有返点,哪个会把学员带到你这里考试哦。”7月29日,在城西某考场内,当成都商报记者以考场工作人员的名义与一位教练交谈时,该教练这样说道。随后,记者以驾校教练名义加入了成都一教练微信群。

在该微信群里,教练们熟知每家考场近期的“返点”金额,当记者问目前哪个考场“返点”高时,一名群友回应:同庆和崇州都还可以。另一位群友则称,“龙泉的豪顺考场,周六周日返200元,平时150元。”当天,在记者加入的另一个教练群里,一群友说,“长征去考了,科二320返140,科三320返180。”根据群内的描述,个别考场返给教练的回扣,已超过模拟考试价格的一半。

成都某驾校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如今教练多是挂靠在驾校,用自己的车,自己招生、培训,并为学员选择考场,“招一个学员就给驾校缴几百元管理费,现在的驾校如同一个空壳,教练实质是对学员以包干制形式教学。”

为拉教练带来考生考场竞相给返点

在考场看来,高额“返点”是社会化考场吸引考生的必需手段。“教练手上有学员,学员的钱交给哪个?最终还是教练说了算,我们只有顺到他们来。”一考场负责人说。

成都商报记者日前获取了一份7月29日成都市各考场自主预约考试数量及实际考试量表,从科目二和科目三两项来看,各考场计划人数在100多人到1800多人不等,而当天的预约人数比重高的达到99%,低的仅有2.6%。其中,同样是科目二考试,同庆考场当天预约人数达713人,而青羊考场只有9人。

“靠啥子吸引预约人数,就是靠高额返点金。”某考场负责人说,没有节制地提高返点金额,最终只会导致考场亏本,本身属于考场的盈利额都进了教练腰包。

另据一位考场负责人说,2013年,考场向教练“返点”还只有20~30元,如今大部分已涨到80~200元。“教练说,你看人家都涨了,你们还不涨点,我们怕教练不把学员带过来,只有跟着涨。”

该负责人称,去年底到今年初,隔三岔五就听到有考场提高“返点”的消息,“你这里80,隔两天人家就涨到100,逼着涨到120,隔几天有的考场又涨起来了。”

随后,记者以教练名义咨询了成都市多家考场,返点金额最高时达到了220元。

在成都商报记者走访中,成都多家考场负责人说起向教练“返点”一事时都讳莫如深,“教练惹不起。”

一位考场负责人说:“没有办法,考场主要就是靠收模拟训练的费用维持,如果不给教练返点,很多教练不愿带学员过来。”另一名考场负责人则向记者翻看了教练的qq群,在得知考场将降低“返点”后,一教练说:“哪位师兄有所有考场返点的明细?既然××不让我们挣钱,我们要想办法,总不能让××把我们师傅捏到耍嘛。”在另一个qq群里,因不满考场“返点金”太低,一名教练说:“你看嘛,××考场的生意还会变得更糟。”

“考场把师傅捏到耍?这明明是师傅绑架了考场,把考场捏到耍才对。”在某考场一位股东看来,考场是自己投了血本,为教练做了嫁衣,“这些返给教练的钱,本应是属于考场的利润。”

“教练手上有学员,学员的钱交给哪个?最终还是教练说了算,我们只有顺到他们来。”一考场负责人说。

几年前,学员考试等待时间长等问题出现,为破解此难题,在省交警总队支持下,成都交警支队依托社会资源,大力推进社会化考场建设。2012年,成都还只有毛家湾、青羊、长征、彭州泰然四家社会化考场。2014年起,成都社会化考场数量开始猛增,到目前已有21家。

市驾培协会会长周林福说,社会化考场是政府购买社会化服务政策中的一项内容,但到目前为止,成都这些社会化考场在服务后,政府还尚未开始为此买单。近几年,成都社会化考场数量猛增,已远大于市场需求,学员数量在下降,在没有政府购买的情况下,模拟训练费是考场唯一收入。“只能采取这种高额返点的方式竞争。”

“考生人数在减少,而返点金额越来越高,考场现在面临崩溃。”成都多家考场负责人表示,目前用高额返点吸引教练的经营方式,让考场出现了巨额亏损,但为了能留住生源,不得不依着教练来。

在成都某考场门卫室内,何冲负责进出车辆的安检,半年前他还是协考员。该考场负责人称,因亏损严重,年初大规模裁员,把安检员撤了,让其他工作人员来轮岗,有的不愿意也辞职了。

随着给教练返点费用的逐步攀升,从2012年以来的4年时间里,社会化考场的模拟费也从最初的200多元涨到300多元。在周林福看来,考场模拟费涨价跟“返点”有一定的关系。“作为驾培协会,对这类现象也无法干涉,最主要的还是鼓励学员能自主约考,摆脱教练的控制。”

毛家湾考场副总陈立超告诉记者,2012年考场模拟训练收费280元/小时,“2013年新的考场出现,从那时起,考场用车换成了新款捷达、桑塔纳,价格要高些,因此模拟费涨了价。”不过,陈立超也认为,涨价跟返点金还是有一定关系。

城西某考场负责人说,在返点金还保持在二三十元时,考场还为考试学员提供了免费茶水和午餐,不过,随着考场日渐亏损,这些服务已不复存在了。陈立超说,最近两三年,毛家湾考场也不得不推出一些优惠活动,变相对教练进行返点。“经收支计算,这种竞争方式让我们越陷越深,已经亏本了。”今年6月,该考场取消了一切形式的促销团购活动,“训练人数有所减少。”对此,陈立超坦言,“少就少点,正常状况就应是每家考场都不返点,比管理和服务。”

针对教练收取考场高额返点费一事,成都商报记者咨询了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寇翼律师。寇翼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商业贿赂,是指经营者为销售或者购买商品而采用财物或者其他手段贿赂对方单位或者个人的行为”。“在账外暗中给予对方单位或者个人回扣的,以行贿论处;对方单位或者个人在账外暗中收受回扣的,以受贿论处”。

寇翼说,考场向驾考教练支付回扣,驾考教练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回扣,是典型的商业贿赂行为,已经扰乱了驾驶人社会化考场正常的经营秩序。根据上述规定,构成商业贿赂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根据情节处以一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应当予以没收;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马铃律师认为,根据最高检、公安部印发《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的通知第十条规定:[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或者在经济往来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数额在五千元以上的,应予立案追诉。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